第2章 诡谲复生(1/3)

作品:《督主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华庭走后,甄绮的心依旧在狂喜地剧烈跳动。

定西华家,居然是定西华家。

定西华宜,定疆唯卿。

华庭之父华宜的一生堪称传奇,他以军功官拜一品,却在最鼎盛时期退隐,甚至全族离京。此人极为狡诈,权谋心计无一不是上等,如果不是当年他锋芒太盛,辞官又太急,甄家一直不曾将目光从华家周围收回,她还真像天下人一样被彻底瞒了过去。

宫闱旧事,天纵奇才,帝王的左膀右臂,所有一切的灿烂言辞加诸其身都不过分,他突如其来的陨落成就了一个不灭的传。

作为华宜唯一的继承人,华庭的名字在她耳中并不是第一次听闻,只是由于华家行事太过低调,这才没在第一时间想起来。

刚才华庭看过来的眼神……似乎另有深意。

久未下床的腿虚软无力,甄绮一个趔趄,险些摔了个嘴啃泥。她费劲地扶着床沿,许久才慢慢吞吞挪到妆台前坐好。

人总得做某一方面的妥协,即便有华家作为助力,但容貌依旧不可或缺。美貌从来不是附属品,但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它比必需更必需。

当看清镜中那张脸后,甄绮的心先是一沉,随即自嘲地笑了起来。

不能不是老天开的一个恶意玩笑,漂亮是漂亮了,但可惜华妩竟然是夏泽最喜欢的娇弱天真长相,和宋瑶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就算她侥幸能够重生,也要顶着这种她最讨厌的面相过一辈子。

提到宋瑶,又怎能忘了夏泽,恨意从骨髓里一点点漫上来,几乎让她窒息。

手下意识抚上腹,那里似乎还隐约能感受到上辈子那个无缘的骨肉,她瞒下了这个喜讯,打算作为夏泽登基的贺礼,没想到却在太庙祭祖的那晚,看见那对狗男女无耻地在庙里苟合。

她从来不知道夏泽也会如此的情迷失控,而宋瑶的娇媚□更是她前所未见。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声,那两人如此的迫不及待,甚至连礼成都不愿再等,庄严肃穆的祖庙中,做着最原始下流的勾当。

丈夫和姐妹,双重的背叛。

甄绮手中端着那碗为夏泽特意熬制的补身汤在门外站了一夜,第二日,宋瑶跪在她面前请罪,她还没来得及甩出一巴掌,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夏泽已经震怒地把她挥开,一把将宋瑶抱起,轻怜蜜意的让她几乎彻骨生寒。

成婚三载,他从未这么对待过她。

怀疑终于成为现实,她跌跌撞撞回到寝宫,身下黑红的血已经浸透了亵裤,太医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她的孩子流产,甚至还是一个成了形的男胎。

就这样,还被夏泽当朝下旨怒斥。

身为中宫,心量狭,甄家教女无方,心怀叵测!

甄父身为历经三朝的元老,却被如此呵斥,一张老脸就此颜面无存,当即就告老还乡。夏泽却还假惺惺再三安抚,如果甄绮当年还心存侥幸,抱着一丝希望,事后却才发现,夏泽如此作为,不过是想将甄家的最后一点价值榨尽,好给他的帝国铺出一条平坦大道罢了。

指甲深深的陷入腹皮肉内,华妩强自静坐了片刻,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才被压制了下去。

从现在起,她是华妩。

华妩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想起刚才那个叫莫嘉的侍女似乎表现的有些古怪。她的欢喜虽然是实打实的,但看起来似乎对于华妩的清醒更像是一种解脱了的喜不自禁。

不得人心到了这种地步,还真挺稀罕。

把莫嘉叫进来之后,她的回答证实了华妩的猜想。

华庭和华妩的感情非但没有不合,兄妹间感情反而极好。

但如何这样,那华妩为什么好好的大家姐不当,竟然和人私奔夜逃?先不和那见鬼的书生如何相识,光是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姐如何计划周密,甚至于能瞒过华庭,据还硬生生找了三天三夜。

可能么?

如果这背后不是有华庭的默许,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笑话。

华妩离家后是被华庭亲自带回,据莫嘉,为了寻找华妩,华庭整整三日不眠不休。而华妩带回来时已经性命垂危,全靠华庭的内力在续命,一到华府内,所有天材地宝流水一般地上,这才险险钓回了一条命。

身为兄长的华庭先放任妹妹和人私奔,然后再又巴巴的把人追回来,这还不算。更令人无言的是,华妩竟然是被跟自己私奔的情郎一刀穿胸。

这两个人,究竟是在唱的哪门子的戏?

……千万别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想想听闻过的诸多豪门世家堪称诡异的道传闻,华妩真心希望自己遇上的不要是这一种。

莫嘉一直都有问必答,但惟独在问到那个书生下落的时候,吞吞吐吐始终不敢回答。

华妩也不急,似笑非笑看着眼前已经开始浑身发抖的侍女,“你,是他下手快,还是我下手快?”

“是他杀的干净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督主 最新章节第2章 诡谲复生,网址:https://www.cxzww.cc/0/2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