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章 赵天熠的报复(1/2)

作品:《步步高欢

高小欢提着羊腿悠然的往自己家里走去。

另一边赵天褶正生着闷气,被高小欢这般羞辱,心中这口气憋在心里无论如何都要出。

他赵天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自己虽然发誓不找高小欢等人报复,可是不代表别人也不可以找呀!更何况,誓言这东西,根本就没什么。又不能当饭吃,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誓言在他眼里如同狗屁他眼中只有利益。所以他回到赌坊便吩咐下去,只要逮到高小欢就把人往死里整。

银月赌坊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在高家蹲守了几日,却没有见高小欢,一打听才知道高小欢已经从军去了。

他们再狠,胆子再大又不能跑到军营去抓人,手下人无奈,想要找高小欢的家人麻烦,可高娄芹的丈夫在县衙当差,好歹有些也是公差。他赵家虽然在怀朔镇有些名头实力,可是所经营的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倘若动了公差,也就等于和县衙开战,事情一闹大,这事就不好收场,毕竟怀朔镇还不是他赵家说了算,谁知道这镇上的人脉关系,会不会得罪一些权贵。

手下人提议对高小欢姐姐出手,被赵天熠给否决。冤有头债有主,这事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想去想来,只有拿高小欢的朋友开刀。

怀朔九友里面韩轨是自己未来大舅哥,而且人家没有参与此事,他自然不能找,刘贵家里有钱,而且是经商的,出了事之后已经离开怀朔镇去别的地方经商去,司马子如家里有人脉关系不能动。孙腾,候景几人家里不是有钱,就是人家动用关系在官府谋了一份差事。人家是公差,目前的情况不能动,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章业功一人,这人胆子最小,而且家里没有靠山背景。赵天褶一敲桌子决定道:“就这个章业功了,你们立马将他抓起来带到我这里,我要好好的收拾他,方防泄我心头之恨!”

手下人应声下去,随即又忍不住问道:“赵爷,其他几人难道就这样放过,这未免也太便宜他们?”

赵天熠脸色阴沉,露出一丝狠毒说道:“谁说放他们,我赵天褶是这么好招惹的吗?”赵天熠说着看了对方一眼继续说道:“这个仇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现在必须以大局为重,倘若打草惊蛇坏了大事那可就不妙了,此事只有耐心等待,只要北边大事一定,这怀朔镇落入我的手里,到时候我要收拾谁,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包括他高小欢就算他躲到军营又怎样,以为我不敢动吗?到时候我照样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赵爷英明,对了为了防止他们提前逃脱,要不要我派人去盯着。”赵天熠身边的山羊胡汉子低声说道。

“不用,此事不可让对让察觉了。这样你抓了人之后,再散布消息就说他自己害怕我赵天褶找麻烦连夜逃到临镇临镇去了!”赵赵天褶为了报复,可谓是煞费苦心。他自认自己的报复计划完美至极,现在需要的就是等待时间。

“也不知道小欢在军营呆得怎么样?吃得饱不饱,睡得好不好,让你去看望一下,怎么就那么难呢?”高娄芹正在院子里一边忙活着,一边埋怨魏景生着闷气。

她前几日就不放心弟弟在军营,想要去军营看望,结果看守军营的士卒死活不答应,她这是没辙了,才想着逼自己丈夫去军营看望自己的弟弟。

魏景委屈至极,却又不敢惹妻子生气,解释道:“媳妇,不是我不想去,而是小欢是去从军,整天都呆在军营里,哪是我想看就能看到的……”

“什么看不到,你别蒙我,你不是公差吗?好歹也算是同僚一场,人脉那么广,难道就不能托托关系走走后门?”高娄芹不悦的说道,她也不傻,知道军营和镇子连着,只要有关系,想进军营看望自己亲人有的是门路。

“媳妇,你也太抬举你丈夫我了,我在县衙也就是一小狱卒,每天打交道的都是些犯人,哪有什么人脉关系,再说了现在这世道,托关系那可是得花钱的。关键是我没钱呀,咱们家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魏景说的是大实话,他嘴笨,没什么背景,上次给刑管事送礼钱的事吃了亏,搞得心里有阴影,都不敢再去托关系,万一人家收了钱,又不办事,那钱就白花了。他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能妞妞妮妮的找理由搪塞。

“什么没关系?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不想去看小欢,就是巴不得他不回来,我的妈耶,我这么折这么命苦呀!嫁了你这么一个没良心的东西哟……”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的看家本领,高娄芹实在无法,只能用上,哭诉这一招逼着丈夫魏景就范。

魏景一听之下头都大了,就怕自己妻子来这一招,这大白天的要是让周围的邻居听了去,还不得数落他魏景对妻子不好。

魏景极好面子,赶紧和言细语的讨好高娄芹。最后实在没法了,这才咬牙答应下来,说道:“行行!媳妇,我答应你,我明天就想办法托关系到军营去看望小欢,这总行了吧!”魏景现在是被逼无奈,就是没有办法也只能想办法了,大不了好好求求军营看门的兵小哥。

“这还差不多!”高娄芹目的达到,自然就停止哭诉,看着魏景说道:“这可是你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步步高欢 最新章节第六二章 赵天熠的报复,网址:http://www.cxzww.cc/0/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