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四章 贺拔岳之死(1/2)

作品:《步步高欢

侯莫陈悦说着,眼睛又再次盯着面前的财宝。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叛徒,侯莫陈悦在利益的驱使下已经出卖自己的灵魂,谁让人家高小欢出手比他贺拔岳大方呢,虽然他与贺拔岳关系不错,可是每次打仗的出力卖命的时候就有他的份,有好处的时候几时又见他贺拔岳想到他了。尤其是贺拔岳将武川镇的那些老乡都安排了好的地方任职,可他区区一个弹丸之地秦州,简直对他侯莫陈悦来说就是个侮辱,所以他立马变节,决定转投高小欢这边,至少他知道他这一次出手,得到的好处定然是他在奋斗十年都未必能得到的。而刚还这个时候,贺拔岳却请他助战的文书到了他手上,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不爽,更加忍不住将高小欢和他贺拔岳相提并论。

这个贺拔岳又是想忽悠他为他卖命,他贺拔岳不是一向他武川的兄弟最好,最器重吗?现在倒好,明知道要对付的是高小欢这个硬茬,便让他打头阵,说是助战,可实际不正是等于让他送死吗?他怎么不将他那些武川的老乡拉出去上阵?侯莫陈悦越想越是气恼越想越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在贺拔岳眼中,他侯莫陈悦就是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侯莫陈悦越想越是气恼,当下便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出出心里这口恶气。贺拔岳请他助战,他立刻答应下来。

数日之后,贺拔岳和侯莫陈悦两军在高平会合,共同讨伐曹泥。

两人相见甚欢,多次互相宴请,场面甚为融洽。当然这都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毕竟谁也没把对方真的当回事,尤其是侯莫陈悦心中早已经有了芥蒂。

这天,两军到达河曲青铜峡一带,侯莫陈悦又邀请贺拔岳去他帐内,商讨作战方案。

贺拔岳刚刚坐定,侯莫陈悦便让人摆上酒菜,准备先吃了再说。

贺拔岳当然没有疑心,在他眼里,侯莫陈悦只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从来都是他将侯莫陈悦当枪使,那会想到侯莫陈悦此刻已经准备对他出手n刚喝了两杯之后,侯莫陈悦突然抱着肚子说道:“哎呦,今天是怎么回事,我这肚子怎么不舒服,该不会是刚刚吃坏了肚子了吧!不行,憋不住了,贺拔老弟你先稍等,我缺缺去去就来……”

贺拔岳看见侯莫陈悦不安地搓着手,好像在点钞票,而且是给别人点,那副窘迫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他不禁笑了起来:“快去吧,小心别弄脏了裤子呵呵……”

正当贺拔岳翘着二郎腿,优哉悠哉地等着侯莫陈悦返回的时候,侯莫陈悦的副将元洪景趁其不备,从后面突然拔刀刺向贺拔岳。

贺拔岳知觉后背一凉,便知不妙,一柄匕首已经从他后背刺了进去。不过他贺拔岳好歹也是武林高手,情知情况不妙,他急忙一拳将对方给打逼开,随即闪身到一边伸手握住匕首,又惊又怒的看着元洪景:“你竟然敢偷袭我……”匕首从后背刺如入,此刻他可不敢取出匕首,因为一旦取出,一但处理不当,便可能引发鲜血直喷,血流而死。所以他将匕首依旧留在了后背上,只是他必须全力应对元红景这些人。

他所以的精力都留在了元红景的身上。

“你们这么是干什么?”就在贺拔岳与元红景对决准备出手的时候,侯莫陈悦竟然回来了。

“候莫陈悦你回来得正好,这个元红景就是个叛徒,竟然敢偷袭我,快帮我杀了他!”贺拔岳当然不会怀疑到候莫陈悦的头上,他还以为高小欢只是收买了元红景而已,所以只要侯莫陈悦杀了元红景,清理了门户,他便可以安然无恙。

“好!”侯莫陈悦答应得很干脆,只是话音刚落,他后背的匕首突然又进了几分,接着又被拔了出去再次被刺了三刀。

对手出手之快,他根本就没有防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后背已经接连中了五六刀,血流如注,他浑身已经再没有多大力气,他知道自己这几刀已经刺中要害,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究竟谁想要杀他。所以他要死个明白,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惊讶不已,可以说是做梦都没想到连刺这几刀的竟然是侯莫陈悦。他艰难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怎么是你!为什么?”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死得怎么这么憋屈。

“为什么?贺拔岳你真当我侯莫陈悦是傻子吗?这些年我为你出生入死,可我得到了什么?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贺拔岳双目圆凳瞪,眼神之中尽是后悔与不甘,但还是回天乏力,随即倒地身亡。

贺拔岳就这样去了另一个世界,带着满腹的不甘,怀着满腔的遗憾,所有的雄心壮志都变成了南柯一梦。

在这一瞬间,贺拔岳想到了什么?是壮志难酬的惆怅,还是铁马金戈的战场,抑或是天各一方的兄长?

也许他想到的是两句话,一句是:出来混,你可以不聪明,但不能不小心。

他实在太大意了。只想着如何对前方的高小欢亮剑,却丝毫没有提防来自自己后方的冷箭!

谁都知道,过马路的时候不能只看一面,必须前后左右全方位的观察,更何况要在血雨腥风的乱世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步步高欢 最新章节第六三四章 贺拔岳之死,网址:http://www.cxzww.cc/0/4/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