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1/3)

作品:《公主之道

第五十五章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南朝的局势已经接近稳定,长宁回西都城时,西都城里虽然依然在戒严,但已经又有了往日的繁华,百姓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市场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毕竟吃穿住行才是人最基本的事情。

长宁坐在马车里,数百精锐侍卫护在马车两旁前后,队伍整齐有序,或骑在马上或步行的侍卫身上带着肃穆杀气,让街上的百姓自动让开。

队伍里一共有五辆马车,或装着长宁在皇陵守墓时所用的物品,还有便坐着侍女,长宁的马车在最中央。

虽然刘氏皇朝已经被大雍所击败,刘昶也自杀身死,但现在长江以南并不太平,怕有刺客,这刺客不一定是刘昶的旧部,也可能会是来自大雍内部的政敌,只要有志于皇位的皇子,都可能故意借刘昶之名前来刺杀慕昭。

所以慕昭即使喜欢骑马,不喜乘马车,近来也多是乘坐马车,侍卫也往往带得不少。

慕昭坐在长宁身边,看长宁想看车窗外,就为她轻轻撩了车窗帘子,留出一点缝隙,长宁看了一阵之后,就伸手握住慕昭的手,将车窗帘子放下了。

长宁说:“西都几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西都街市整齐,就像没有发生过战争一样。

慕昭道:“这里是你我的故都,我不希望这里被战火破坏。”

长宁静静看着他,一向傲然而杀气腾腾,宛若天将的慕昭,此时眼神柔和,宛然回到了十年前,他目光单纯地看向长宁,向她致谢。

慕昭说:“我知道你和父皇都责怪我鲁莽,以身涉险,身为王爷,却亲身来西都做内应。我知道,你一直在为我担心。但是,这里是你我的故都,要是大雍军队南下强硬攻打西都,以刘昶的性子,他不会投降,最后的结果只会是围困西都,最后即使攻打下西都,这座城池也毁了。其他地方,我不在意,但我不想你回来时,触目所见是百姓的尸骨横街,断桓残壁,那样,你只会更伤心。我也不希望我们长大的相遇相爱的地方,变成如此模样。”

长宁很惊讶,回到西都以来,她已经没有眼泪可流,此时却眼眶发热,她紧紧抱住慕昭,声音依然哽咽,“但是,但是,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要是你出了事,别说一座城,给我一个繁华清平的天下,对于我,又有什么意义。”

慕昭也将她抱紧,说:“以后,我再不会做这般冒险鲁莽的事了。我会护好自己。”

京中齐王一系,本想借慕昭在西都入住西都皇宫之事向皇帝参奏他心有不轨,想篡位为帝,毕竟西都的皇宫要比东京的皇宫还要阔大而奢华不少,宫室更多更宽阔也更华丽,不过让齐王一系这个愿望落空的是,慕昭并未入住皇宫,而是派人镇守皇宫,却没有居住,他住在内城中当年大周太宗皇帝和闵帝为长宁公主修建的公主府中。

十月二十五日,慕昭在卯时初便轻悄悄起床去院落之中练了一遍拳脚和剑法,洗浴收拾之后再回卧室里去,天也依然还没有亮。

长宁还在睡,因为没有了慕昭的体温,她在床上蜷成一团,慕昭撩起床帐,将另一床被子为她盖好。

慕昭起床时,长宁其实就知道,之后也没有彻底睡熟,此时就睁开了眼,说道:“我不睡了,今日要早起。”

慕昭听她说过这日有什么事,她的奶姐也是当年闵帝的妃子的刘和要带着闵帝的太子顾沅前来见她,要顾沅能够好好活下去,以后自是不能承认自己是闵帝太子的身份的,他要一直以其他身份而活。

慕昭俯□亲她睡得泛着红晕的面颊,“他们不会来得太早,你再躺一阵也好,现在天气冷着呢。在东京,应是已经下雪了。”

长宁说道:“一人躺着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起来。”

慕昭便道:“那我再陪你躺着。”

说着,真要再上床去,长宁轻轻挡住他,说道:“别闹了,你今日不是也有事要忙吗,再说,现在也不早了。”

慕昭只得让人拿了长宁的衣裳进来,衣裳已经在熏衣笼子上熏得温暖,带着上品沉香的香味。

慕昭亲自为长宁将衣裳一件件穿上,他已经可以快速地为她将衣带系好,长宁眼里全是笑意,抬起手看着他弯腰为自己系衣带,慕昭系好之后,顺势用手将她的腰肢拢住,将她抱了起来,长宁一声轻呼,慕昭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口才把她放下去,说:“你的腰又和以前一样细了。”

长宁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说道:“子丑都有一岁半了,我当然恢复了。”

说完,不由又伤怀起来,孩子才几个月大时,她就离开了,直到如今都还没有回家。

几个伺候的侍女,本来看王爷逗王妃,都为两人的感情好高兴,但紧接着就从长宁的身上感受到了伤怀。

慕昭明白长宁的心思,说道:“我让人将子樱和子丑都接到西都来吧。父皇的意思,不仅要完全平定南朝,将闽地和广州一带都攻下,还要在近几年攻下西梁,我怕是会在南地不短时间。”

长宁让房里伺候的侍女们都出去后,自己坐在梳妆台前梳头,慕昭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主之道 最新章节第116章,网址:https://www.cxzww.cc/0/586/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