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1/2)

作品:《公主之道

第十四章

慕昭等不及下午再见长宁,巳时初刻,便想办法进了长信园。

长信园高墙深院,虽时近中秋,园中树木大多依然一片深绿,只少数开始黄叶。

但是这一片深绿,也并不能持续太久,在几场秋雨之后,定然也只能在雨中飘零成满地金黄。

因长宁总和慕昭在长信园里幽会,长信园便被严格看管了起来,守门的仆婢,都是最亲近的几个,一般宫人并不允许进来,在特定时候被允许进来的,也不能四处乱走。

长宁公主在选择侍婢时,就很慎重,不能用之人,一定不会用,而被挑选到她身边的人,她对侍婢一向恩威并重,她身边的宫侍们,也能保持严明的纪律,长宁公主不仅是不让人在长信园中四处乱走,连明熙居里,也是不得随意行走的,因这种严格的管理,倒不会有人多想长信园不许人乱走的原因。

慕昭因总是下午到长信园流萤阁,便并不知长宁是否每日上午也在流萤阁。

此时沿着一边的深树到了流萤阁旁边,看到阁子外面支出水面的檐廊栈道上摆着两盆菊花,就知道长宁是在阁子里的。

他便从后窗进了次间里,次间里已经从绿纱帘换成了较厚一些的红色纱帘。

后窗前面摆着一个案桌,上面放着两个白瓷大腹花瓶。

长宁喜欢白瓷胜过青瓷,所用器物,大多是白瓷。

花瓶里并没插花,慕昭轻轻敲了敲瓷器,便有清越之声传出。

在桌子前面不远,已经放了一架落地屏风,如意已经转过屏风来,看到慕昭,她的神色里并没有欢喜,反而蹙眉欲言又止,随即,又对他福了一礼,低声道:“公主殿下心中伤心,慕昭公子,你劝一劝吧。”

慕昭问道:“为何伤心?”

如意摇头:“奴婢不知,公主不说,奴婢便也不好询问。”

长宁一向是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的人,特别是在慕昭面前,伤心的次数不多,既然此次伤心得让如意让他去安慰,可见长宁的确是特别难过了。

长宁这时候难过,难道是她已经知道她皇兄驾崩的事了。

慕昭转而一想,觉得只能是这样。

长宁虽然嫁到了北齐来,但她在大周皇宫中做公主十几年,不会没有心腹留在宫中,皇帝驾崩的消息,定然是在第一时间就会传来给长宁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长宁恐怕本该比皇甫家更早得到消息,而长宁这一日才得到这个消息,应该与人传消息给她并不方便有关,这个消息在路上耽搁了。

慕昭一想,心中已经明白,他对如意略颔首,说:“嗯,我劝劝公主。”

如意过去掀开了和里间之间的帘子,对里面的长宁说道:“公主,慕昭公子来了。”

慕昭已经站在了帘子后面,看到长宁穿着一身绣着墨菊的白色襦裙,头上也别着一朵白菊花,花瓣上有点点粉色,菊花开得不大不小,花瓣有十几重之多,是菊花里的名品“胭脂雪”。除了这一朵菊花,便再无装饰。

她眼神黯淡,一向深邃又坚定的眼眸里,却没有了以前的光彩,迷茫又忧伤。

慕昭生怕她会哭,没想到她没有落泪的意思。

长宁嘴唇动了动,轻轻唤他:“慕昭。”

慕昭走了进去,如意便放下了帘子,转身出了阁子。

房间里飘着淡淡的菊花香气,虽然没有下雨,但天气也已经渐冷,长宁里面已经穿了较厚的中衣。

她坐在椅子里,勉强笑了一下,对慕昭说:“你坐吧。”

慕昭这才走到她旁边的椅子上去坐下了,这张椅子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因这里面之前没有这张椅子。

慕昭开门见山说道:“宁宁,你为何伤心?”

长宁不看慕昭,眼神恍惚,目光痴痴地看着一边花几上放着的那盆胭脂雪菊花上,这盆菊花里只剩下花蕾了,半开的那一朵已经在长宁的头上。

长宁说:“你在外面,有得到关系大周的消息吗?”

慕昭硬着心肠说:“昨日下午,皇甫烨叫我前去说了大周最近的情况,说皇上驾崩了,是九月二十二便驾崩的。”

长宁抿着嘴唇笑了起来,眼泪却从眼眶里溢了出来,说:“哪里是九月二十二,是九月二十清晨便过世了。他答应过我,会将我从北齐接回去,会好好爱护我这个妹妹,但他哪里说话算话,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其实根本做不得数。”

慕昭嘴拙,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而长宁其实并不需要他的安慰,她已经从椅子里站起了身来,在房间里踱步,头上的白菊花映着她的面颊,更显得面颊一片惨白。

她对慕昭悲愤地说:“吾兄已经尽力了,这是天要亡大周啊。我顾家没有一统天下的命吗?那萧佑便有了?为什么好人反而要死,凶恶的昏君却能踏平天下。”

慕昭伸手拉住了她的手,长宁要把他的手推开,慕昭并不放手,反而一用力,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去,长宁头上的胭脂雪花瓣轻轻颤抖起来。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主之道 最新章节第75章,网址:https://www.cxzww.cc/0/58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