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2)

作品:《公主之道

第八章

房里的几个宫人都是有些地位的,听闻小公主这般说了之后,大家有一丝犹疑,毕竟小公主只有六岁大,还是小孩子,他们可不觉得小公主能够说出什么来,但毕竟小公主身份尊贵,就凭皇帝特别宠爱她这一点,他们也不敢有丝毫违拗。

众人纷纷对小公主行礼,然后果真退出去了。

秋元娘一直伺候皇后,也多见小公主的聪慧,既然小公主要单独和大公主相处,她也不好阻止,只是说了一句:“奴婢就在帘子外伺候着,有什么事,吩咐奴婢就是。”

她应该是怕大公主别又发什么疯,到时候伤害了小公主,那她必定是必死无疑了。

毕竟即使将大公主许给了梁国做太子妃,但皇帝也不会想将一个疯子嫁过去,偷梁换柱的事情,不是不能做,毕竟宫外之人,又没有几人见过大公主,梁国之人就更是无人见过大公主了。

宁宁对她点了点头,就走到了床边去。

这时候的家具,既有矮家具,也有高家具,但皇宫中,基本上是全用高家具了,所以大公主这张床也有些高,宁宁要自己爬上去,还有点费力,而且不雅观,所以她就只是站在了床边。

她没有像在皇帝皇后面前一样表现出娇憨可爱之态,反而面无表情,仰头看着靠坐在床头呆呆愣愣的大公主。

大公主并不是全然出神,被宁宁看了一阵后,她就动了动身子,说道:“何必来看我呢?”

她的声音幽幽的,是有些我见犹怜的味道的。

宁宁说:“你是我的长姐,我只有这么一个长姐,我怎么可能不来看你。你的脸,疼不疼?”

想必是疼的,但大公主却摇头,说:“不疼。”

宁宁说:“不疼就奇怪了,我在凳子上磕了一下胳膊,就疼得不行。你连划伤脸都不怕,怎么会怕嫁到梁国去呢。”

大公主眼里伤心越发重了,泪光盈盈地看着宁宁,又欠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宁宁有一头乌黑发亮的好头发,扎成两个包包头,十分可爱,谁都爱摸一把。

她摸完后说:“去了梁国,我就再也回不来了,我害怕。”

宁宁叹了一声,望着她,的确觉得她可怜,“长姐,你不要哭了,眼泪水流到伤口上,你的伤口就好不了了。”

大公主深吸了口气,握着手巾轻轻抹了抹眼睛,又对宁宁伸手:“上来吧。”

“哦。”宁宁并不客气,由着大公主把她抱上了床,大公主把白白软软的宁宁当成了抱枕抱在了怀里,她低声说:“以前我同母亲住在木槿宫,木槿宫很偏僻,在东北角上,宫室甚至有些破旧,因为皇上不在意,所以一直就没修,但那时候,我和母亲过得很好。母亲过世了,我很伤心。现在,又要我嫁到西梁去,想到西梁那么远,我就害怕得睡不着觉。我想死在这里,也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宁儿,你是不是觉得姐姐很没用。”

大公主的母亲到死都还只是一个美人,主要是她长得很一般,之前又只是一个宫女身份,皇帝醉酒宠了她那么一次之后,就对她再无兴趣,后来她生了大公主,皇帝也没有太在意她们母女,所以要说大公主和皇帝有多少父女之情,实在是不切实际。

大公主也长得不是很漂亮,最多算清秀,性格又些许忧愁,宁宁还真是担心她。

她不得不说道:“没有觉得姐姐没用,我也经常觉得害怕。不过,人总要活下去,而且只有活下去,才能看到更好的事情。你以后会有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的真正的家庭,你没有期待过吗。要是你出事了,本来会和你有缘分的孩子,就不能来到你身边了,你不会后悔吗。”

宁宁实在不知道用母性的方法激励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到底有没有作用,不过她是希望有作用的。

而大公主也果真有所动容,她低头盯着宁宁,大约是为这番话从小妹妹的嘴里说出感到惊讶,不过她的眼中已经带上了光彩和灵气,说道:“是啊。以后我会有属于我自己的家庭。”

李太医已经来了,秋姑姑看宁宁在屋子里待了太久,就在帘子外面说道:“公主殿下,太医来了。”

宁宁已经从大公主怀里坐正了身体,说道:“进来!”

宫人为小公主端了一把椅子放在床边,她就坐在了椅子上看李太医为大公主看伤。

李太医看后神情并没有变得非常严峻,反而是松了口气,所以在房里的宫人们也都松了口气。

李太医的意思是大公主的那个伤并不深,只是很浅的口子,虽然伤在面上,但在一个月内好全,也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他那里有大公主以前的医案,大公主曾经摔破过膝盖,但伤好了之后并没有留疤痕,可见她的脸留下疤痕的可能性也不大。

再说,那么一点小伤,即使留下一点痕迹,也几乎是看不出来的。

总之,就是情况不严重。

大公主积极配合了李太医的医治,李太医只开了一剂药方,又留下了要抹在伤口上的药膏,便随着秋元娘一起回皇后处回话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主之道 最新章节第8章,网址:https://www.cxzww.cc/0/5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