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癫狂(五)(1/9)

作品:《诡枪

41

沈鱼鱼在二○○六年八月五日清晨醒过来时,一眼看到的是张大头硕大的头颅和那双熬得通红的眼睛。

她没地看着张大头,喃喃地说:“我这是在哪里?”

张大头见她醒来,眼睛闪亮起来:“鱼鱼,你终于醒了!你是在我家里呀,我是张大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沈鱼鱼的泪水流了出来:“我在你家里?你是大头村长?”

张大头使劲地点了点头:“没错,你现在在我家里,我是张大头,你看清了吧,像我这样大的脑袋的人凤凰村找不出第二个人来∏我们把你从梅花尖的顶峰背回来的,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好吓人哟,发着高烧,说着胡话∫们把你背回村里后,好在张北风那小子的医术不错,熬了草药喂给你喝,你终于退烧了,现在醒过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沈鱼鱼含泪地笑了:“大头村长,是秀秀让你们上山来救我们的吧?”

张大头脸色阴沉下来:“秀秀她——”

这时,趴在厅里的桌子上睡觉的张宏亮醒了,听到张大头和沈鱼鱼说话的声音,赶紧走进了房间。

他看着沈鱼鱼说:“鱼鱼,你醒了,你可把我们吓坏了呀!看来张北风说的没有错,他没有误诊呀!”

张大头点了点头。

沈鱼鱼问张大头:“大头村长,你刚才说秀秀她怎么啦?”

张大头没有说话,阴沉着脸出去了。

沈鱼鱼显得焦虑,难道张秀秀为了她出了什么问题?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张宏亮:“秀秀她到底怎么啦?”

张宏亮叹了口气说:“秀秀她失踪了。”

沈鱼鱼惊讶地说:“她怎么会失踪了呢?”

张宏亮说:“现在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我们估计她是独自上梅花尖去找你们,失踪了↓万万不能一个人上梅花尖的呀,张长发生前打了一辈子猎,他的胆子在凤凰村是数一数二的,也都没敢独自上梅花尖去打猎,凤凰村的人都知道,梅花尖凶险呀!你们是不知情,我们当时也应该拦住你们,不让你们上梅花尖的呀,我们有责任!”

沈鱼鱼心情变得十分灰暗。

她应该听张秀秀的话,秀秀劝阻他们不要上梅花尖的,都怪她的好奇心,结果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现在张秀秀生死未卜,还有钟非朱未来他们——沈鱼鱼说:“你们找到钟非他们了吗?”

张宏亮摇了摇头:“我们只在山顶的帐篷里发现了高烧昏迷的你,其他人都没有发现∮非他们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呢?”

沈鱼鱼的心沉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窟中。

她说:“我们上山的第一天晚上,钟非就失踪了,那天晚上十分的可怕……

第二天,朱未来去找钟非,走了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山顶上来……”

张宏亮听得心惊肉跳。

张大头端着一碗炖鸡走了进来。

夜里的时候,他们从张长发家里回来后,张大头就把一只小母鸡杀了,炖好了,等沈鱼鱼醒了吃。

张大头想,沈鱼鱼经过这场风寒和惊吓,需要补补身体,家里实在也拿不出其他的好东西,想想也只好把这只小母鸡杀了。

张大头把那碗炖鸡端到沈鱼鱼面前说:“鱼鱼,你坐起来,把这碗炖鸡吃了,你一定饿了,家里也没有其他好东西,你不要嫌弃。”

沈鱼鱼流着泪说:“大头村长,我不饿,我吃不下。”

张大头说:“哪有不饿的道理,你烧成那样,身体一定很虚,不吃点东西怎么能行!快坐起来,趁热把它吃了。”

沈鱼鱼盛情难却,只好坐了起来,接过了那碗热气腾腾,散发出鲜美浓香的炖鸡。

沈鱼鱼接过那碗炖鸡后,看着张大头,感动的样子。

张大头对张宏亮说:“宏亮,我们出去吧,我们看着她,她会不好意思吃的。”

张宏亮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

张大头对沈鱼鱼说:“鱼鱼,你好好吃,锅里还有,吃完了就吭一声,我去给你盛。”

说完,他也退出了房间。

沈鱼鱼看着他疲惫的背影,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这是些多么淳朴善良的人呀,是她连累了他们,给他们平静的生活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现在张秀秀又因为他们而失踪了,和钟非他们一样,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沈鱼鱼的心疼痛极了,她能够吃下这碗饱含真情的炖鸡吗?在城市里的时候,总是有人说现在的农民怎么怎么的狡猾,怎么怎么的愚昧……

以后她要再听到这样的话,她会朝说这样话的人脸上吐一口唾沫的!张大头和张宏亮坐在厅里,两人都忧心忡忡,愁眉不展。

现在沈鱼鱼醒过来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张秀秀在哪里,也没有见到过张秀秀,张秀秀的下落是他们现在最焦心的事情,还有钟非他们,要是找不到,这可是件大事情呀,他们可都是大学生呀!张大头递了一支香烟给张宏亮,张宏亮摇了摇头:“这个晚上抽太多了,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诡枪 最新章节第九章 癫狂(五),网址:https://www.cxzww.cc/154/15445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