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魅影(四)(1/2)

作品:《诡枪

张秀秀已经哭不出来了。

张大头打了她一耳光:“没有良心的东西,你干爹死了,你竟然不哭一声!”

就是这样,张秀秀也没有哭出来。

张大头对女儿说:“秀秀,你晚上就和我一起在这里给你干爹守灵,你要给他披麻戴孝!”

张秀秀点了点头,一个妇女走到她面前,把她带去穿孝服。

因为天气闷热,张长发的尸体不好久留,张大头决定明天就发丧,把张长发送上山埋了♀个时候,他要做很多事情∨大头让人去把家里的一头大肥猪杀了,明天发完丧,要请全村人吃豆腐饭。接着,他到村里去和一个老人商量,先把他家的棺材借给张长发用,过几日,他再找人打一副上好的棺材还给老人,现在要临时给张长发打一副棺材,实在来不及了。老人通情达理,让张大头叫人把他的棺材搬走≮凤凰村,借棺材用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棺材借好了后,张大头就吩咐张宏亮:“你吃完晚饭,就连夜带人上山,在我们张家的祖地上选一块地,把墓穴挖出来,明天一早下葬!墓穴一定要挖深一些!”张宏亮拍了拍胸脯说:“没有问题,这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

夜深了,就连张宏亮他们也挖完墓穴回去休息了,他们明天一早还要起来抬棺上山埋葬,需要好好休息,这一天,也把他们折腾坏了■这样的事情,村里人是没有什么怨言的,谁家都有死人的时候,都需要大家帮忙。

灵堂里漂浮着一股尸臭。

灵堂里就事了张大头父女←们守着张长发的尸体,说着话∨秀秀没有想到父亲在这个悲伤的晚上会和她说那么多的话∨大头给她讲了张长发的来历≡前张秀秀从来没有如此详细地听到过关于张长发的来历↓只知道张长发是新四军的后人。

张大头的讲述十分有条理,也许这些事情一直在他的肚子里翻来滚去,过了几十年,其实,这些事情也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秀秀听得十分入神,那十分久远了的陈年旧事,仿佛就在眼前呈现”间可以埋葬一个人的尸体,却埋葬不了人的记忆。

那是1944年7月的事情,都几十年了∏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有早起的人发现村中的那棵老榕树下聚集着三十多个穿着灰布衣服的人,他们中有的躺在地上,有的躺在担架上,有的背靠背坐着♀些人大都是伤病员,他们有的头上包裹着绷带,有的手脚上缠着绷带,有的身上有伤……那个早起的凤凰村村民吓坏了,这些是什么人呀?他们还有刀枪←赶紧躲进家里,把门关上了←想到了村里在外做手艺的人带回来的消息,日本人已经打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邻县了。凤凰村山高皇帝远,偶尔有土匪来过,但是从来没有来过队伍♀些伤兵是什么队伍,这个村民根本就搞不清楚—是日本人来了,那可糟糕了,听说日本人都是杀人不折的魔鬼!这个村民把家门拴起来,并且用一根粗壮的木头紧紧地顶住了门。

一个戴着帽子的人来到了这个村民的家门口,他刚才显然看到了这个村民←对在门里疑惑不解的村民说:“老乡,你别害怕,我们是新四军。”村民听说过新四军,他们是打日本人的中国人自己的队伍。村民还是不太相信,新四军不在前线打鬼子,跑到凤凰村来干什么?是不是日本人冒充新四军来骗他开门?村民在门里说:“你们真的是新四军?”门口的人说:“老乡,我们真的是新四军,是自己人!”村民还是不敢开门∨口的人又说:“老乡,相信我们,我们要是日本鬼子,还用告诉你我们是谁吗?早就把你的门撞开了,或者一把火把你的房子烧掉了。”村民听了他这番话,心里动摇了,他想了想,门外的人说得还是有道理的,要他们真是强盗,还用和你讲道理吗?过了一会儿,这个村民就把门打开了′实这个时候,很多早起的村民都发现了榕树下的那些人,也在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当这个村民把门打开后,村里的人们也陆续的把门打开了。

那个第一个开门的村民就是张大头的父亲张文辉。

张文辉开门后,就看到了一张儒雅而又英俊的脸。

这个戴着新四军军帽的人笑着对张文辉说:“老乡,谢谢你对我们的信任∫叫江枫。”

张文辉很快就知道了,这是一支和日本人打仗打散了的队伍,江枫就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队伍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伤病员,他们进入凤凰山山地,就是为了让伤病员更好地养伤,保存这支队伍∨文辉看那些伤员在榕树下难过的样子,就主动对江枫说,让重伤员住到他家去∨文辉还让乡亲们都腾出一些空房间,让伤病员住在家里。江枫十分感动,他文绉绉地对张文辉说:“祖国会记住你们的!”其实,那时,祖国是什么意思,张文辉根本就不知道。

一个重伤员和一个大肚子的女新四军住在张文辉家里,因为他们是夫妻,那女新四军还是个卫生员,他们住在一起相互更好地照顾♀个重伤员叫杨武平,女新四军叫胡翠姑。

杨武平的头上脸上缠满了绷带,露出的眼睛总是红红的,燃烧着愤怒的仇恨之火。胡翠姑挺着一个大肚子,有经验的村妇一看就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八九个月了,很快就要临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诡枪 最新章节第四章 魅影(四),网址:https://www.cxzww.cc/154/1544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