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陈年的血案,触目惊心(1/2)

作品:《替身强欢:霸道总裁宠上瘾

( ) 顿了顿之后,张家二婶深吸了一口气,语气阴森森地有些吓人,“老东西,你视我的生命如草芥,你说,我怎么能不恨你,恨你死!”

“只可惜呀!你这个老东西的命可真硬,似乎,连老天都不敢收你。可是,我对你,已经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一天的等待,都是最为痛苦的煎熬,我怎么能等?”

“所以,我也就只好出手,帮帮你了。”

“并且,最让我高兴的是,那一日,居然来的那么快。也可以说,是你自己的恶毒,为你自己拉开了死亡的序幕与开端。”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一日,是我做月子的第18天,我身子有些虚,还躺在炕上休息。你这个阴毒的老家伙,却一脚将门给踹开,然后,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我正迷迷糊糊的呢,你就一脸的凶神恶煞,一伸手,将我从被窝里抓了起来。在我的耳边怒吼,非让我去河边洗衣服。”

“当时,我真是气急了。可是,又不敢跟你正面发生冲突,就只能求你,求你让还没出月子,无比虚弱的我,再歇一歇。”

“老东西,可你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做的吗?”

“你居然……气急败坏,一抬手,就先给了我一个嘴巴。而后,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能从你嘴里蹦出来,还说什么我是贱皮子,故意偷懒。”

“而你那个时候,刚生完孩子,就能下地干活了。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能这样享福?如果我不按你的要求去做,你就会用更阴毒的办法来折磨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起身,抱着你硬塞给我的一堆衣服,拖着苦痛的身躯,一步一步地走向河边。”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河水有多凉,简直,可以用拔凉刺骨这四个字来形容。我的手,到了最后,都变得麻木,变得没了知觉。”

“对于普通女人来说,这种刺骨的凉都受不了。更何况,当时还在月子里的我,那种折磨可想而知。”

“就连其他人,看到我这幅样子,都难免心生不忍,可怜我的悲惨遭遇。”

“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因为,这是最没用的东西。我需要的是,摆脱你的控制,彻底地掌控我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决定杀了你。”

“我故意在太阳下山后,也没有回去。而是,先将衣服搭在河岸,另一边浸在水里,造成我好像落了水的假象。紧接着,我躲到河边的大树后。”

“果然,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而过,片刻后,就看见你一脸急色,快步的寻了过来。”

“我知道,虽然你虐待我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却不想我真的发生意外,就这样死了。因为,你没法跟你自己儿子交代。况且,如果我死了,以后,你还能欺负谁?”

“所以,你看我迟迟不归,就着急寻了过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你看见河边散落的衣服时,你明显大吃一惊。想都没想,就赶忙走到跟前查看。”

“可你这个老家伙,做梦也想不到吧,就在这个时候,我会偷偷从树面走了出来,走到你的背后,突然伸出手,抱着必杀的决心,一把将你推进了水里。”

“哈哈!老东西,你知道吗?当我看你在水里不停地扑腾着,我心里有多痛快,痛快的极了。那种美妙的感觉,是我今生从来都没有过的。”

“只要你死了,后半生我就彻底幸福了。”

“可谁知,你这个老东西的命可真硬呀!就在你马上要被淹死的时候,你儿子居然途径了这里,发现了正在垂死挣扎,大声呼救的你。”

“他吓坏了,脸都变了。不管不顾地,跳到水里去救你。”

“无奈之下,我只好暂时躲了起来。眼睁睁地,看着你儿子将你这个奄奄一息的老东西给救了起来。”

“你知道吗?当时我眼睁睁地看这一幕,心里有多么的不甘,有多么怨恨。”

“可我,却一点的办法都没有,就只能硬着头皮,在拖延了一会儿之后,捡起地上的衣服,缓缓往回走。”

“即便这个时候,我依然抱有希望,希望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经不住这次落水的折腾,直死了。”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等我回家之后,却发现你这个命硬的老家伙,居然没有死,还好好地活着。”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你这个老家伙,虽然怀疑是我在背后推得你。可是,你却心虚,怕你儿子知道你对我的所做作为,破坏自己慈母的形象。再加之,你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我推得你。”

“所以,你短暂的权衡过后,只是对你儿子说,是你过来找我,一不小心,自己掉下去的。”

“就这样,这件事就被掀过去了。”

“虽然,你命大可以逃过死结,但也不是一点的代价都没有。冰凉的河水侵入你的肺里,受凉感染,即便吃了不少的药,身体也每况愈下。”

“每每看见你痛苦不堪,我心中,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替身强欢:霸道总裁宠上瘾 最新章节第六百零四章 陈年的血案,触目惊心,网址:https://www.cxzww.cc/190/190902/604.html